联系我们

北京深蓝录音棚Q Q : 19960197

录音棚咨询热线:13901393283

全国咨询热线 : 010-80795579

微信:13901393283

西直门店(地址):西环广场A座6层
回龙观店(地址):龙城丽宫国际酒店
地铁出行:西直门换乘13号线,在生命科学园站下车,出北口50米即到。
开车GPS导航:龙城丽宫国际酒店
---------------(免费停车)

公司新闻

录音棚文化向您介绍早年的翻译版本

      北京录音棚哪家录音效果好?录音棚文化向您介绍早年的翻译版本。

     早年的翻译版本,把kitsch一词翻译成“媚俗”,后来人们发现媚俗这个汉语词汇并不能概括出kitsch的意思,于是之后一致认同把kitsch音译成“刻奇”。好多人都说是跟风的问题,其实不然,因为“跟风”说到底只是一种现象。而现象是不能成为原因的。早几年,我对国内民谣的态度是冷嘲热讽的。认为这种《自学吉他30天》+陈述句讲故事的音乐形式毫无美感可言。但是当跳出鄙视链之后,我发现自己曾经为之痴迷的布鲁斯和后摇其实也不过如此。所以该开阔眼界的还是要开阔眼界,该包容的还是要包容。毕竟文化评价这件事,还是缓褒缓贬得好。我们所谓的民谣在艺术性上应该被肯定,在音乐性上还需要加把力作为情感传达的工具没问题,但音乐上的简单自然会被有复杂音乐鉴赏能力的人挑剔下面太长不看:感觉现在的民谣就是民歌的取材法,通俗的曲作法。大众对音乐上还是流行的审美,所以符合(或者贴近)听觉习惯,民谣作者又有独立音乐人的特性,又能满足其粉丝听到在商业音乐之外的“小个性”的作品的欲望。民谣的故事性从来都不是什么该被忽视的东西(欧洲早期的吟游诗人靠这个吃饭酒馆撩人还不美滋滋?),作者叙述的欲望,听者接受故事的欲望,这二者刚好一拍即合的吧。

    北京录音棚哪家好?深蓝录音棚欢迎您。



关闭
深蓝录音棚 x
在线客服
^